受害人邵宗平的父親接受不了兒子一家四口被殺的事實,傷心地坐在兒子死去的地方發獃,牆上的彈孔清晰可見。除夕的一樁血案,讓雲南騰衝縣猴橋鎮箐口村這個中緬邊境的小山村失去了往日的平靜。也讓犯罪嫌疑人邵宗其成了國內新聞的熱門人物。邵宗其的好友王根良告訴記者,直到現在他仍然不願相信這件血案是真的。以往踏實、能幹的邵宗其竟然做下如此大案,“他太可惜了,不該殺害無辜”。血案發生後,邵宗其的父親邵維黃口中念叨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們也是受害者,這三個家都毀了”。案發前 還給自家門貼上春聯箐口村,距離中緬邊境只有20餘公里,犯罪嫌疑人邵宗其與被害人邵宗平、邵宗華是同宗兄弟,幾家相距只有30多米。這30多米的路,在1月30日下午,卻成為了一條死亡之路。當天下午5時左右,37歲的邵宗其持槍分別闖入邵宗華與邵宗平家中,槍擊邵宗華及其妻子、兒子和父母,最終導致邵宗華的妻子和父親死亡;邵宗平夫婦和其兩個兒子也被開槍打死。在這個小山村內,邵宗其的家很顯眼,是一棟兩層高的木樓,木樓用嶄新的黃色木料搭建起來,欄桿和樓梯都雕刻著花紋,整潔乾凈,而周圍鄰裡的院牆及房屋則是一片灰暗與斑駁。案發前,邵宗其在自家門前貼上了新的春聯。據村民講,案發後,整個春節期間,很少有人放鞭炮,誰也不想讓這三個家庭再受刺激。話不多 曾在緬甸坐水牢一年在很多村民看來邵宗其踏實能幹,“可惜了,他怎麼就這麼傻呢!”王根良與邵宗其是要好的朋友,直到現在他仍然不願意相信這事是真的。“他性格很內向,話不多,他家都是他一手支撐起來的。”王根良說,每次大家一起吃飯,邵宗其都搶著結賬,誰家有個難事,他都儘力幫忙。與邵宗其相比,劉本紅的性格則比較外向,愛說話,逢人就願意聊聊天。初中未畢業,邵宗其就外出打工。後來買了一輛卡車做生意,幾年下來,他家成為村中數一數二的富戶。20歲剛過,他就和劉本紅結了婚。在村民們看來,他們夫妻感情好,孝順父母,家境殷實,曾讓全村人羡慕不已。“幾年前,他從緬甸偷運木材,結果被抓了,在那邊的水牢里關了一年。”王根良說,邵宗其被釋放回國後,有一次,將劉本紅與其他男人抓了個現行。邵宗其與邵宗華、邵宗平之間的口角也多了,經常會看到他們爭吵。村委會 本打算年初六再做調解血案的發生,讓箐口村村委會的工作人員也後悔不已。村委會工作人員邵先生說,邵宗其和劉本紅的矛盾在村裡人盡皆知,種種傳聞也被大家傳來傳去。“都是傳言,誰知道呢,別人家的私事。”村委會工作人員稱,邵宗其去年也曾幾次來到村委會要和劉本紅離婚,“誰也不希望他們離婚,畢竟結婚這麼多年了,孩子也大了”。對於案發前,邵宗其來到村委會,要求邵宗華、邵宗平以及鄰村的那名男子給予他20萬元的賠償之說,村委會工作人員均表示不太清楚。但他們證實,邵宗其確實提出,要求邵宗華、邵宗平及鄰村的這名男子在除夕這天登門給他道歉,但是邵宗平和邵宗華並未理會他的要求。“當時我們想等年初六,再把他們都找來做一次調解,可沒想到,三十就出事了。”邵先生說。李玫瑾:環境壓力導致心理失衡2月10日上午,公安大學教授李玫瑾接受採訪時表示,在村民眼中,邵宗其是個很不錯的人,但他從緬甸被釋放回來後,整個家庭發生了很大轉變,人的性情也有一個轉折點。他在緬甸坐牢期間,是否受到過毆打,有的人受到刺激之後就會突然變得很暴力。邵宗其的作案是經過策劃的報複過程,他無法排解、調整自己的心理,是一種認知上的問題,他的這種心理問題很大方面取決於周圍人的傳言,讓他無法咽下這口氣。中國人的傳統觀念,勸和不勸分,是否導致一些感情破裂的婚姻勉強維持,從而引發一系列悲劇發生?對此,李玫瑾教授認為,邵宗其雖然多次提出離婚,從他內心來講,他並不願意真的離婚。邵宗其對妻子還是有感情的,如果對妻子充滿恨意的話,他肯定會先殺害妻子,但是他沒有這樣做。  (原標題:嫌犯父親:三個家都毀了)
創作者介紹

回收

nh52nhrq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